戏精女配[快穿]

池陌

首页 >> 戏精女配[快穿] >> 戏精女配[快穿]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龙王大人是我夫 窥光者[末世] 判官 重生之卫七 穿去史前搞基建 穿越之修仙 千金笑 驭香 白氏药庐 异能小娘子
戏精女配[快穿] 池陌 - 戏精女配[快穿]全文阅读 - 戏精女配[快穿]txt下载 - 戏精女配[快穿]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218 现实世界(完)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孟东宇这人从来不多说话, 惜字如金, 以至于元素到现在都不懂, 为什么当她宣布自己怀孕时, 其他人的表情那么怪异。

这日, 元素在院子里散步, 远远听到几个下人议论:

“你说这孩子是不是大少爷的?”

“怎么可能不是, 大少爷又不是傻。”

“不傻怎么之前的会那样?该不会大少爷真的不能生吧?”

“不可能,大少爷看起来很正常,就是话少了点。”

“希望这个女人跟之前那个不一样, 否则夫人要气死的。”

“给谁不生气?白养了那么多年孩子,结果……”

元素听得云里雾里的,当晚一个老教授上门找孟东宇, 看到老教授和他的助理时, 元素有片刻的惊讶,因为这个老教授正是上个世界研究所遇到的那个, 而他的助理则是上个世界孟东宇的好友牧冬。

俩人盯着元素看了很久, 老教授与元素擦肩而过时, 忽而顿住。

“你是东宇的妻子?”

元素点头笑道:“您好。”

当下, 孟东宇从走廊尽头过来, 见元素和他们接触,眉头明显皱起, 老教授见了,扫视元素半晌, 才无奈笑道:“看来, 这个女人不一样。”

孟东宇没否认,只不耐道:“你们来干什么?”

“干什么?不就是为了找你!东宇……”

孟东宇不耐地打断:“我不想回去。”

老教授急了,“不想?你是我最得意的学生,你的天赋比任何人都高,你上学时的那些理论和设想都已经大大超过眼下科学发展的认知,你如果继续研究下去,将会是这一块的天才,你会改变人类历史!”

他说的一头是汗,显然很想说服孟东宇,可孟东宇却只盯着元素,冷声道:

“没兴趣!”

“东宇!”

“关我什么事?”

“什么?”

“我说改变人类历史关我什么事?”孟东宇无比凉薄,又比任何人都狠心,说话时语调平板,没有丝毫起伏:“别人是死是活,跟我无关。”

是呢,这就是孟东宇,一年不说几句话,他能说出这几句话已经用了他今年的说法份额,他对人冷漠,没有同理心,对其他人的痛苦视而不见,他甚至不觉得自己不帮别人有什么不对,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让人咬牙切齿的人,天赋却极高,孟东宇很多设想让做了一辈子老教授的他也自愧不如,更要命的是这家伙从来一言不发,就往那一坐,却能做出很多人一生都做不出的事。

老教授是惜才的,也希望孟东宇也回去搞研究,通过对大脑源代码的相关研究,把这项技术用于治疗失忆症和阿茨海默症,用于相关病人的大脑恢复,带着人类进入新纪元。

可孟东宇家族企业做得很大,人也有钱,说实话他就是躺一辈子也有花不完的钱,更重要的是孟东宇对那些毫无追求,他虽然有才华却不愿意用自己的才华,他不想研究,宁愿每天窝在屋里打电子游戏也不肯去研究所,每次都叫老教授咬牙切齿。

老教授叹息一声,他忍不住看向元素,道:

“我猜你很喜欢这姑娘,如果有一天你喜欢的人出了相关事故,那你会怎么做?”

孟东宇眉头紧皱。

老教授又道:“那些出事的人,那些荒废的大脑,那都是某些人的爱人,某些人的母亲,你只要去做,就能帮到很多人。”

他说的嘴都干了,却听孟东宇冷嗤一声:“跟我无关。”

他们很快就走了,老教授走时明显在生气,孟东宇却依旧还是那样子,进屋继续打单机游戏,眼盯着电视机,什么表情也没有,手不停操纵手杆,没事人一样。

元素琢磨着,这孟东宇怎么都看不出有那才华的,难道这年头有才华的人性子都比较独特?

她关上门,嚷嚷了一句:“我去商场买点婴儿用品。”

是的,虽然孩子才一个多月,可她就打算采购婴儿用品了,总觉得体内有洪荒之力要发出来,必须通过给孩子买东西才能解决,难道怀孕的妈妈都这样?

等她出门,才发现孟东宇正坐在车里。

意思很明显。

她上了车,疑惑道:“你怎么来了?我怎么有种错觉,好像我到哪你都要跟着。”

孟东宇冷瞥她一眼,没说话。

元素给孩子采购了婴儿床,早点买可以散散味道,省得婴儿床有味道对孩子有伤害,婴儿床是圆形的,能拼装成椭圆形,加上卡通床围和公主坟的帷帐,看起来很有小公主的范儿,很漂亮。

“这款怎么样?”

孟东宇仿佛很吝啬他的目光,只看了一眼,很快移开视线。

“嗯。”

元素笑着买了这款白色的婴儿床,虽然价格贵点,可颜值真心高。

她又买了一款婴儿床,买了十几套宝宝衣服,最后想继续买,想了想孕期还剩下九个月,现在全买完了以后买什么?便作罢了。

等她回到家,方美珍见他们一起出门,明显惊讶了,等孟东宇离开,她才拉着元素问:“你给孩子买东西?”

“是啊,妈,买个婴儿床,回来散散味道。”

方美珍盯着她欲言又止,又道:“孩子多大了?”

“一个月多点。”

方美珍闻言,脸色又变得复杂,一个月多点?那不就是意味着在元素来时俩人就已经发生了关系?可他儿子是什么人她能不知道?他儿子万万不可能那么主动。

不对,如果对方是元素,也未尝不可能,毕竟,当初这婚事就是孟东宇指定的。

他谁也不要,就要元素。

当时她找人去打听,很多人都不知道元彭家有个女儿,她还以为孟东宇说错了人家,鬼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认识她的。

难不成孟东宇一直暗恋元素?

方美珍盯着元素看了一会,终于下定决心问:

“妈说句话,你别不爱听,妈想问你,这孩子……是东宇的吧?”

她一脸希望仿佛很怕希望破灭,元素原本一肚子气,在看到她的表情时根本发不出来,元素皱眉道:“妈,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是东宇的?不是他是谁的?我还有第二个男人不成?难不成你有第二个儿子?”

她直白的话说的方美珍不仅不生气,还雀跃起来。

“什么?真是我们家东宇的?我们家东宇的孩子?”

元素狐疑地看她,“妈你又不是没有孙子孙女,这不是东宇的孩子是谁的?”

方美珍得到她的认同,又想到孟东宇对元素的观感,这才明白,孟东宇是真的喜欢元素,否则也不可能对元素特殊对待。

原来他不是不喜欢女人,只是不喜欢之前的妻子。

方美珍想到当初她强行把俩人拉在一起,不觉眼里含泪,或许她从不知道儿子在想什么,只想着有了家,有了孩子,孟东宇的毛病会好许多,可没想到,把不相爱的人拉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妈?”元素挑眉。

方美珍含泪摇头:“没什么,我就是高兴,我们家东宇有孩子了,这是我们家东宇的孩子,我这个做奶奶的高兴。”

元素听得云里雾里的,方美珍不是有过孙子孙女?据说还被孟家赶出去了,怎么方美珍表现得像是第一次做奶奶?

元素的肚子渐渐大了,孟东宇还是和之前一样,很少说话,不过在元素怀孕出去孕吐的时候,他总会默默在边上站着,虽然一句话不说,却晓得给她递一张纸。

她知道,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四个多月的时候,元素已经有了孕味,每天晚上睡觉时,孟东宇都会把手放在她肚子上,感受孩子的跳动,孩子第一次踢他时,他盯着元素看了很久,眼里有好奇有兴奋,虽然不明显,可元素能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

“这叫胎动,你之前不是有过孩子吗?”元素问。

怎么这家人搞得就像是孟东宇从来没有过孩子一样。

孟东宇不说话,盯着她凸出的像个碗一样的肚子,道:“我的!”

元素勾了勾唇,纵然孟东宇冷了点,也不像一般丈夫那么体贴,可他对孩子的感情是有的,他对孩子有主权意识。

“是是是!是你的!难不成还是别人的?”元素开着玩笑。

话音刚落,却见孟东宇神色骤冷,眼神冷冰地盯着他,元素笑容凝滞,忍不住咽了唾沫,“我开个玩笑。”

孟东宇盯着她看了很久,最终把她压在身底下,用实际行动表示——

这个玩笑不好笑!

元素被折腾得腰有些酸,虽然他已经很克制了,可他这人每次折腾人都不带重样的,总让她嗓子都要喊哑了才罢休,在床上他有特殊癖好,虽然她不是没感觉,可她身体要受苦,每每都觉得吃不消。

元素今天要出门看苗凤,最近苗凤恢复的很好,已经能很好地融入集体,在那边也过得很开心,元素见她面色红润,没什么的不好的,才彻底放下心来。

但她敏感地发现,随着孕期深入,她的记性愈发不好了,经常会忘记东西,难道孕期妈妈都会这样?就好比昨天她在家附近开了很久的车,才记得正确的路回来,难道她路盲症已经这么严重了?

她还经常丢东西,有一次连身份证都丢了,最严重的一次,她被孟东宇强行带去医院,因为她连续服用了三次药,只因为她忘记自己已经服用过。

虽然医生说没有大碍,也元素还是陷入了恐慌。

“东宇,你说我的孕傻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人家不是生完才有的么?”

孟东宇注视她片刻,欲言又止,最后只道:“别瞎想。”

孟大少爷竟然说话了,元素很稀奇,又问:“那你说我是怎么了?我前天都不记得家附近的路了,那天我去商场想了很久没想到我要买什么。”

“用笔记。”

“也对,以后我就用笔记下来。”元素总觉得这症状来的莫名其妙,她路过一个化妆品柜台,忽而道:“停车,我护肤品没了,去买一套新的。”

回到家,孟东宇等她离开,才打开梳妆台的柜子,从里面把一模一样的三套护肤品拿出来,收到她发现不了的地方。

当晚,他去了一趟研究所。

-

次日,孟东宇带元素去了一趟研究所,元素第一次来这里,她意外的发现这个研究所她好像见过,熟悉的白桦林尽头的研究所,就像一座被遗弃的古建筑,屹立于时间。

这建筑很漂亮,以至于元素差点以为孟东宇是要带她来拍婚纱照。

“我为什么要进去?”

孟东宇要她进一个很奇怪的机器里。

“这不会对孩子有影响吧?”

“放心,这里的辐射不会对孩子造成伤害。”老教授说完,把元素放进去,点了按钮,扫描了元素的大脑,数据很快出来,所有人围在一起研究,最后,大家沉默起来,纷纷看向孟东宇。

“怎么了?”元素眨眨眼,“你们这什么眼神?”

“没事,你只是因为孕期过于劳累,出现了短暂的记忆丧失,等孩子生完就好了。”孟东宇道。

第一次听他说这么长的句子,元素敏感地察觉到他有些不对劲。

孟东宇这人不爱说话的,哪怕是说,也只说一个字,那才是他的风格。

“哦。”

“走,回家!”把她送回去,孟东宇又回了研究所,老教授指着元素的大脑数据图,道:“你应该得出结论了,她出现了记忆退化的情况,症状类似于……”

顿了顿,似乎是觉得残忍,老教授叹息道:“阿茨海默症。”

阿茨海默症多发于老年人,可偏偏,元素的症状和大脑数据跟这种病很像。

“什么原因?”孟东宇眉头冷皱,深眸无波,让人揣摩不透。

“或许是遗传性的,她母亲有精神病史,虽然不能保证是否源于她母亲的遗传,可按照你所说,你老婆幼时被关押在房子里,直到读书才出来,她幼时没有接受过来自世界的信息,大脑无法消化处理该有的信息,导致大脑发育出现退化,当然,这都是我们的猜测,这是我们研究的课题之一,你也知道,因为你没有加入,我们并没有能攻克这个难题。”老教授道。

孟东宇沉默很久,回家时把自己关在游戏房里打了很久游戏,直到元素进去叫他,他才站起来,把元素把抱到怀里,元素被他吓一跳,这男人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示好咧。

“怎么了?”

“我要去研究所上班了?”

“咦?”元素惊讶道:“你竟然想上班?我还以为你只对打游戏感兴趣!”

孟东宇冷哼道:“我不喜欢打游戏。”

元素噎了一下,天天泡在这里打游戏的人说他不喜欢打游戏。“那你每天都在干什么?”

“混日子。”

“……”元素心累的不想说话,行吧,孟大少爷高兴就好!

那之后,孟东宇去了研究所,方美珍和孟泉明似乎知道了什么,这几天心事重重的,还很照顾元素,似乎是怕她怀孕不方便,经常让人跟着她,以至于元素觉得自己像是大熊猫。

“妈,我真的没事。”

“我也没事做,就跟你出来走走!”

元素失笑:“那也不用上厕所都跟着吧?”

“额……”方美珍尴尬道:“妈也要上厕所。”

元素察觉到他们的怪异,直到有一天,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上门了,这女人拉着孩子进门后,便把孩子推到方美珍面前,道:

“叫奶奶!”

孩子立刻扑倒方美珍怀里,亲昵地叫“奶奶奶奶”。

方美珍眼眶发红,抱着俩孩子,随即看了元素一眼,似乎在看她的表情,元素当即明白,这是孟东宇的前妻,前妻长得很漂亮,染着红头发,身材凹凸有致,皮肤白皙,很有女人味,哪怕生了两个孩子,身材也没有丝毫走样,不得不说,是个尤物。

前妻看了元素一眼,露出怪笑:“这位就是元素吧?”

元素礼貌性微笑。

前妻看着方美珍和孩子道:“孩子和奶奶一起生活了很多年,都有感情了,这感情不是说断就能断的,最近孩子说想爷爷奶奶了,这不,我就带孩子来了。”

元素继续保持微笑:“哦,下次可以提前告诉我,毕竟有客人上门,我好叫厨房准备点好吃的招待你们。”

前妻的表情冷了冷,当下孟东宇进来了。

他依旧是那样,好像全世界都不在他眼里,面无表情,视线从不在任何人身上停留,也不和别人说话,不关注别人一丝一毫,似乎连呼吸都十分吝啬。

前妻凑上去,“东宇。”

孟东宇看都不看她,拉着元素头也不回地走了。

元素噎了一下,心道这也太不给面子了,不过,孟东宇的态度还是让她莫名暗爽,这前妻的意图很明显,可前妻还没出招,招数就被东宇给拆了。

连个正脸都没留给她。

元素咳了咳:“家里来客人了。”

孟东宇冷眼看她:“虚伪!”

元素噎了下,“我就是看你前妻来,想着我要招待一下,对了,还有你两个孩子呢,你怎么也不打招呼?”

孟东宇冷哼一声,没说话,过了会孩子直接跑进他们屋子里,尤其是小女儿,娇滴滴的往孟东宇怀里凑,还抱着孟东宇的脖子对元素冷哼:“这是我粑粑麻麻的床!”

元素呵呵了。

孟东宇皱眉,把她放下,又道:“出去!”

小女儿立刻要哭了:“爸爸我好想你。”

“我不是你爸。”

“你是!”

“不是!”孟东宇似乎不耐,瞥了眼站在门边的男孩,道:“把她带走!”

男孩懂事地把妹妹拉出去。

期间小女孩嚷嚷道:“爸爸坏,不理我!”

元素隐约听到小男孩的声音:“他不是爸爸,珠珠要乖。”

元素被这家人搞糊涂了,当晚前妻似乎有意留下来吃饭,还把孩子塞到方美珍怀里,方美珍略显尴尬地看向元素,吃完饭才郑重地对前妻道:

“以后别带孩子来了。”

前妻明显一怔,“妈,是孩子想您了。”

方美珍擦眼泪,“你要是为孩子着想何必做出那些事?当我们孟家是什么?现在东宇已经有老婆了,他也很爱她,元素也已经怀了东宇的孩子,你来不合适。”

前妻这才惊讶地看向元素的肚子,表情复杂的让元素看不懂。

好像她怀孕是一件多么不可能的事。

这些人真是够了,孟东宇又不是性无能,怀个孩子算什么?难不成孟东宇在她面前不行?

次日,元素出门散步,刚走到河边,就见前妻走过来,明显是在等她。

元素挑眉:“找我有事?”

前妻笑笑,红唇挑的很高,“别告诉我你这个孩子是孟东宇的。”

元素皱眉道:“什么意思?”

“别人不值得,我却比任何人都清楚,孟东宇他性无能,从来不喜欢女人,也不碰女人一下。”

元素听得怀疑人生,所以每天晚上拉着她晚锻炼,把床板撞击的吱呀响的男人是谁?

“等等,你说孟东宇不举?”

前妻冷嘲:“你还不知道?孟东宇跟我在一起这么多年,从来没碰过我一下,他也从不找小姐,不找婚外情,我们每天睡在一张床上,可他碰都不碰我,有时候还直接去书房睡,说实话,这样的男人除了性无能就是同性恋!你们刚结婚没多久,你就怀孕了,呵呵,你别告诉我你这孩子是孟东宇的!”

元素眉头紧皱,她是不是听错了?孟东宇从来没有碰过她,那她两个孩子是哪来的?

“那你那两个孩子……”

前妻表情不自然,冷声道:“他不仁我不义,他根本不爱我,也不碰我,难不成我就不能找别人?当时怀孕的时候我也很害怕,可公婆知道后,他竟然没有出来阻拦,没有戳破我,我真不知道他那人在想什么,那之后我也没什么可怕的,后来有了女儿,公婆很高兴,我想着既然孟东宇性无能,我这两个孩子也算是为孟家传宗接代了,这是最好的结局,谁知道孟东宇竟然会在不久前戳破我,我真不懂他在想什么。”

元素从她只言片语中都听生气了,她找老王生了一胎儿子还不够,还要生二胎女儿?这不是欺人太甚?还让孟家养了那么多年?这前妻真奇葩。

元素叹气道:“是,孟东宇或许不好,可结婚前你应该知道他什么样吧?”

前妻眼神躲闪:“我哪知道他会这样?哪个女人能忍受没有房事?我出轨也不是我的错。”

“那你找我到底想说什么?”

前妻盯着元素,露出怪异的笑:“或许孟东宇短期里不会戳破你,但以后肯定会,我作为一个过来人,提醒你早点把孟家的财产弄到自己手里老,我知道孟家一些秘密,怎么?要不要和我联手?”

元素表情复杂地看她,最后忍不住笑了:

“你说你,联手把孟家财产弄到自己手里?你脸怎么那么大?”

前妻脸色一变,“你考虑好,这可是为你孩子着想!”

“脸皮真厚,昨天我看婆婆很喜欢你的两个孩子,尤其是女儿,他们孟家也没少在你孩子身上花钱吧?我看你儿子很有教养,不是你这种经济阶层的人能养出来的,说实话,受了人家的恩惠见好就收吧!别太贪心,贪心的人不会有好下场。”

元素冷笑一声,拎着包走了。

前妻在后面喊道:“你还教训我?就你这个病,你以后能有什么好下场?”

元素冷脸回头。

前妻见她脸色难看,冷声道:“怎么?嫌我话不好听?这可是孟家的佣人告诉我的,他们说你得了阿茨海默症?阿茨海默知道吧?就是老年痴呆,喜欢忘东西,你以为你能有几天好日子过?你能不能把孩子生下来还是个问题,别把自己想的那么伟大!你的下场会比我更惨!我就不信,孟家会养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再养一个老年痴呆的妈妈!”

元素闻言,神色平静地走了。

她不是毫无察觉,她的健忘症越来越严重,昨天她去小区门口散步,回去时竟然忘了回家的路,她的症状跟老年痴呆没有两样,她甚至开始忘掉自己脑子里认识的人,开始记不清苗凤的模样,开始自我怀疑,开始说话变得迟缓。

她真的出问题了?她的记忆在退化?

难怪孟东宇最近的表现很反常,从不管别人死活的他竟然跑去研究所,研究大脑记忆,要去功课难题,她以为他是转性了,却没想到他是因为她。

元素回到家时,方美珍正在等她,见她进门,方美珍急道:“你去哪了?妈妈以为你走丢了。”

元素笑笑:“我能去哪?你想多了。”

见她神色反正,方美珍皱眉:“你怎么了?”

元素把遇到前妻的事告诉她,方美珍闻言,叹息道:“这事是妈做的不够妥当,当初她嫁给东宇,是我做的主,现在想想要是我不牵这个姻缘,后来东宇也不用受到那些伤害。”

“孩子不是东宇的?”

方美珍忍不住擦眼泪:“是啊,我们孟家从来没做过恶事,可老天却让我儿子自闭不爱说话,都怪我们,在东宇小时候没发现他这个问题,等发现了,问题已经相当严重,你没来之前,他最长有一年没说过话,我和他爸都急死了,我想着家里要是有个女人,生几个孩子,家里热闹些,他的情况或许会好转,他或许会因为有了孩子而有变化,她进来半年就怀孕了,我们都很高兴,孩子生下来,帅气又英俊,我们把孩子当成个宝贝供着,全家人围着这个孙子转,再后来她又生了个小闺女,那丫头古灵精怪,小嘴很会说,像个小公主一样,为了带她,我请了6个保姆,全家人把她捧在手心里,可谁知东宇却忽然告诉我们,俩个孩子都不是他的。”

“东宇这孩子看似冷漠,其实心里都有考虑,我想他肯定是看我们喜欢孩子,而他又不一定会和别的女人生孩子,便想留下这两个孩子,让我们有点念想,可后来他又改变主意,或许他是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时间越长,我们对孩子的感情越深,也或许他想好了要开始新生活,总之,他说出来了。”

“我们全家都懵了,那么多年的感情,哪是说没就能没的?孩子走那天,撕心裂肺抱着我的腿喊我奶奶,我也很不舍,可她这样对我们家,也是欺人太甚,我真的气她这样作践别人,不把东宇和我们当回事,更过分的是她出轨对象是泉明的朋友,是东宇一个熟悉的叔叔。”

“真是欺人太甚!有再深感情我也容忍不了。”

“还好是离婚了,现在这样也算是最好的结局,只是我不明白她还有什么脸带孩子回来,你放心,以后我会明确告诉她,别让孩子再回这个家,虽说我们对孩子的感情深,可再深也不如对自己的亲孙子深,一想到我们替别人养了那么多年孩子,我们这心里便恨得咬牙切齿,现在我们就希望你能安全生下孩子,让东宇做一回爸爸。”

元素闻言,沉默许久,她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她一直听信谣言,相信前妻无错,是孟家把前妻和两个孩子赶出去,却不料,孩子根本不是孟东宇的。

她消化着这个消息,难免觉得脑壳疼,她很快上床休息了,恍惚间她听到孟东宇在叫她。

元素睁开眼,正对上孟东宇复杂的眼眸,他依旧很少说话,可随着这半年多的相处,元素愈发能从他的眼神中揣度出他的心思,他似乎在担心着什么。

元素忍不住抚摸他紧皱的眉头,道:“怎么这么晚?”

“下雪,路难开。”

“那你就住在研究所,下雪开车多危险。”元素忍不住嘟囔。

孟东宇穿白袍时身上的阴沉气比以前少了许多,元素扫视他的打扮,笑道:

“人帅穿什么都好看,我第一次见一个男人把这种普通的工作袍穿出大牌风衣的感觉。”

孟东宇面无表情:

“元素,你记不记得以前的事?”

元素疑惑地看他:“以前?多久以前?”

“都可以。”

元素想了想,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她记得最远的事好像是上次去看苗凤,不过她是几号去看的苗凤?她有些记不清了,这记忆里真的越来越差了。

“东宇,我要是真的记不得任何人了,那该怎么办?”

孟东宇注视着她,许久才道:“不要紧。”

“我都记不起任何人了,自然也不记得你。”

“不要紧。”顿了顿,他一字一句:“我会去你的大脑里找你。”

元素笑了:“你真爱开玩笑,人怎么能去另一个人的大脑?好了,不早了,赶紧休息吧!”

躺在床上,孟东宇第一次主动抱住她。

男人冷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如果我真的可以进你的大脑,你想做什么事?”

元素笑了笑,半开玩笑道:

“那咱们就去其他世界玩玩吧!反正你都可以进我的大脑了,那一定会发生很多不科学的事。”

她幼时被关在房子里,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太少了,如果有别的机会,她想能去不同的世界体验人生,想去尝试不同的生活方式,想走遍全世界,想体验不同的恋爱。

“别想!”男人霸道不悦地阻止:“不管到了哪,你只能和我谈恋爱!”

“好好好!和你,那就和不同的你恋爱呗,想想那也很有意思啊,就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去不同世界穿梭,把人生过得竞猜一些,不过这只能想一想了,毕竟我的肚子已经大了,我就是个笨拙的企鹅。”

孟东宇把手贴在他肚子上,这一刻他们一家三口的心,前所未有的接近。

孟东宇俯视着元素酣睡的脸,不禁陷入沉默,他的研究已经有了突破,就在刚才他在动物身上做实验,发现通过刺激大脑,编织源代码,让大脑接受不同的信息,让动物去不同环境里,体会人生,编织梦境,大脑会一直处理不同信息,在此过程中,失忆的大脑会得以强健,原本空白的大脑会像计算机一样,编写新的内容。

或许,他可以帮助元素编织不同的世界,让她在治病的同时,体验所未有过的人生。

弥补她的遗憾。

当然,他必定要把她治好的,他们还有一生的时间要共同度过,她不能就这样忘了他。

他不允许的。

-

“元素!”

“醒醒!”

“元素!醒过来!”

“她的大脑数据出现波动,有苏醒的迹象。”

“如果醒不过来怎么办?”

“如果醒不过来,她就将永远沉睡,睡在她给自己编织的梦境里。”

元素像是做了很长的梦,这梦境太长太长,以至于那一幕幕在她大脑中回放,让她忽而记起,她曾经穿越到不同的世界,成为不同的人,体验了不同的人生。

她在每个世界都过得很精彩,没有留下一丝遗憾。

那她还有什么可挣扎的?不管她去哪个世界,她都有能力把自己的人生过好,那么,她还会惧怕现实?为什么她不试着听从这召唤醒过来?为什么她不试着去理清这一切?

孟东宇、牧冬、老教授……相似的场景,不同的经历,还有这个世界中熟悉的情节。

元素猛地睁开眼,从床上坐起来。

她的面前有很多人,老教授和牧冬以及那些她熟悉的脸庞,都用惊喜的眼神看她。

牧冬走上前,忍住激动问:“元素,你记得我吗?”

元素点头道:“牧冬。”

“他呢?”

“老教授。”

“他呢?”

元素一一说了名字,当牧冬指着她身边的男人时,元素忍不住热泪盈眶。

在她对面的透明玻璃舱里躺着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男人,他穿一件简单的白袍,却英俊的像是杂志模特,哪怕双眸紧闭,元素也能想象得出这双眼睛睁开时的样子。

他一定是对别人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却给与她前所未有的温柔。

他就是那样,从不说,却默默地对她好。

她何德何能?让他为她付出那么多?明明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可她明白,孟东宇是真的爱她,以至于他竟然愿意陪她一起做治疗。

元素哽咽道:“他是我的爱人,孟东宇。”

所有人都惊呼起来,他们热泪盈眶,相互拥抱,他们不仅仅是为元素高兴,更为了孟东宇激动,没有人比他们更明白,为了治疗元素的病,孟东宇付出了多少,当初孟东宇研发出方法去治疗失忆症,可这种方法第一次在人类身上做实验,他们不确定元素编织的世界是否会坍塌,一旦那些世界坍塌,元素心里出现了迷茫,那她会被困在那些世界里,永远出不来。

之后孟东宇决定要和元素一起做治疗,他要进入元素编织的世界里,去陪元素一起经历那些事,他说她的爱人必须是他。

他也做到了,在元素做任务的时候,他其实一直也在完成自己的任务。

他的任务自始至终只有一个——把他的老婆带回来。

他做到了。

牧冬他们又问了很多问题,元素一一回答了,连她幼时的问题也回答得很好。

“我和母亲被关在屋里,早前是地下室,后来移到了上面,有一次我无意中跑出去……”

牧冬热泪盈眶,他为他们高兴,也为全人类高兴,这项技术的成功,标志着以后类似的问题都有了解决方法,那些得了阿茨海默症或是失忆症的人们,再也不用担心会没法正常生活,他们会成功回来,找回自己的记忆。

“他怎么还没醒?”

“或许他在等你唤醒他。”

元素爬进舱里,拉着孟东宇的手,抽泣道:“东宇,你再不醒,我就改嫁给别人!”

也是奇怪,孟东宇陡然睁开双目,他眼里有明确的怒意。

“别想!”

元素笑哭了:“东宇,你怎么那么傻?在我们穿越的时候,你怎么也不透露一下你的身份?

孟东宇坐起身,在某些世界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目的,这也是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否则一旦被元素察觉,她塑造的世界就容易坍塌,一旦她产生自我怀疑,试验便很可能会失败。

“倒数第二个世界是怎么回事?”

孟东宇替同事们回答:“你已经有了好转,你的大脑在塑造新的世界,可在那个世界里,你产生自我怀疑,你塑造的世界坍塌了,后来你进入最后一个世界,也就是现实世界,你在这个世界中失去记忆,却又找回自我,这成为你找回记忆的关键。”

元素叹了口气,为了给她治病,孟东宇真的费了很多心思,还有这些工作人员们,为了她忙活了大半年。

而她什么思想负担都没有,只顾着在不同世界中穿梭。

“好几次,我都想继续穿越下去。”

孟东宇头枕在她肩膀上,声音干哑:“孩子在等我们,你还想去哪?”

元素微怔,她渐渐想起来了,她怀孕之后记忆愈发差了,到了临盆前已经把所有人忘得差不多了,等她生完孩子,她已经连孟东宇都不认识,只会反复念叨孟东宇的名字,她心里知道孟东宇是一个对她很重要的人,可她看着孟东宇,却不知道他是谁。

她确实是有个宝宝,她生了个女孩,一个小公主,一个跟孟东宇长得很像的小公主。

“我有女儿了。”

“我也有。”

元素笑了,她做过很多次妈妈,对于当妈妈,她比任何人都熟悉,她有信心把小公主养得非常可爱。

“回家吧!我想见见她。”

推开家门的瞬间,小公主便跑过来,她抱住元素和孟东宇,奶声奶气地咿咿呀呀。

方美珍哭道:“我经常带她去看你们,告诉她,那个舱里的是妈妈,那个舱里的是爸爸,她一直认识你们。”

元素也哭了,她感谢方美珍和孟泉明宽容,能容忍唯一的儿子为她冒着牺牲性命的危险,她也感谢他们能在她失忆的那段时间,一直照顾她。

很快苗凤也来了,她一直很自责,觉得是自己把不好的病带给元素,眼下元素没事,她总算可以放心了。

到了晚上,她对元素说了很多,说元素在记忆丧失的那段时间,是孟东宇一直照顾她。

“我从没见过一个男人可以对女人那么细心,他帮你擦身体给你洗澡牵你散步,他一步也不离开你,就连你上厕所,他都带着你,他真是一个好丈夫,可以肯定,哪怕有一天你生病老去,他也能照顾你。”

元素笑了,她回头时,一片枫叶落在她身上,孟东宇从远处走来,俩人站在枫树林里,不仅想到了一起。

“东宇,我一直忘了问你,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孟东宇的思绪飘远,其实元素不知道,当年他们两家的房子离得很近,孟家的宅院围墙就建在元素家屋子边上,元彭为了省砖头,以孟东宇家的围墙为墙,建了自己的屋子,那时候元素被关的地窖里有一扇天窗,有一次他无意中发现那里面关着两个人。

他经常用望远镜看她,那时候的孟东宇从不和别人说话,却每天都要看她在做什么。

后来他托人把这事捅到上头去,街道的人迫于压力,让元素出来上学。

那之后他经常看她从门口的枫树林路过,她背着一个方书包,扎着简单的辫子,脸上有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她的表情太纯真,就像个孩子,欣喜于这个世界的一花一树。

那时候,他无数次想上去找她说话,可他却步了,他只能远远望着。

再后来,元素长高长大,他也长高长大,在他还没明白自己的心思时,方美珍自作主张让他结婚,那之后他用自己的方式抗拒,也是到了那时他才明白,他根本不爱前妻,以至于对方跟别人出轨,他也毫不在乎。

想明白后,他忽而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离婚,他让方美珍去找元彭,他要娶元素,让她给他做老婆。

不管元素愿不愿意,他都要她!

或许他这辈子对什么都不在乎,可她却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执念。

那之后,他们发生过很多事情,日子也平淡地过去,孟东宇忽而明白,原来一个人的心也可以被另一个人填满,他忽然期待未来的每一天,他要跟她一起度过,原本乏味的生活终于有了意义。

“很久很久以前。”

元素笑了,她拉着孟东宇的手,她骤然领悟,这世界上真正存在的好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

他们也是命中注定啊。

“对了,你最喜欢哪个世界的我?”

“每个世界。”

“要不要这么会说话?”元素挑眉。

孟东宇反握住她的手,再没说话,元素已经好了,这是最好的结局。

“对了,东宇,那些世界都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真的是真实世界吗?”

孟东宇沉默片刻,才开口:“你认为是真的,就是真的,人类所有认知不都被大脑局限?”

元素豁然开朗,是啊,是真是假有什么区别?从眼前出发才是最重要的,对于她来说,这个世界是不是真实的并非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她要和以前的每个世界一样,去认真生活,努力体会每一个瞬间。

还有那些陪伴在她身边的人。

情人、朋友、爱人、孩子……

哪怕没有经历过那么多精彩的世界,可在她短暂的一生中,她没有辜负每一朵花开的瞬间,那就够了。

《戏精女配[快穿]》无错章节将持续在今日文学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今日文学网!

喜欢戏精女配[快穿]请大家收藏:(m.jrwxw.com)戏精女配[快穿]今日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砂锅娘子 掌家娘子 唯我心 世界第一宠:财迷萌宝,超难哄 数风流人物 我有一张沾沾卡 九全十美 星际游轮 九重神格 药结同心 苏樱的鲜花店[重生] 万古最强宗 故宫奇妙夜 小阁老 生如戏唱 白氏药庐 我在古代当妆娘 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 威武不能娶 武极天下
经典收藏 极生! 陈事 好仙不长命[洪荒] 爱我就要说出来(原名咱俩没戏) 天道无所畏惧 我那五个龙傲天哥哥 皇婚 戏精穿进苦情剧 一本正经修仙 帝师 临洛夕照 中华一番 此翡有翠 繁花落尽知归处 我什么都能演 高门主母快穿系统 我在星球种爸爸 红楼之贾迎春 重生之卫七 治愈系旅馆 我可能是个大人物
最近更新 将军夫人和离了吗 东厂观察笔记 落木萧萧六幽明 生命的继续 开荒女仙 四嫁 我在开封府坐牢 戏精女配[快穿] 渡佛 暴富后我要盖座大观园 完美转世以后 丹宫之主 八零年代攀高枝 摘仙令 混元修真录[重生] 我全校都穿越了 红楼之贾迎春 折腰 解怨司[穿越] 嫁给残疾皇子后
戏精女配[快穿] 池陌 - 戏精女配[快穿]txt下载 - 戏精女配[快穿]最新章节 - 戏精女配[快穿]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