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臣套路深

长生千叶

首页 >> 奸臣套路深 >> 奸臣套路深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战神魔妃 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天下 当主角遇上bug 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 [犬夜叉]奈落夫人的穿越记事 所有敌人都对我俯首称臣 贤后难为 一本正经修仙 西游记之太白也疯狂
奸臣套路深 长生千叶 - 奸臣套路深全文阅读 - 奸臣套路深txt下载 - 奸臣套路深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摄魂”2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林奉变成了姜都亭, 姜都亭变成了林奉……

林奉瞪着眼睛, 看着姜都亭以自己的模样, 举着长戟, 对着守门士兵挑衅,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并不是幻觉。

守门的士兵冷笑一声,说:“就你这文弱书生的模样, 还想教训我,传出去恐怕别人会说我……哎呦!”

他的话还未说完,脑壳已经狠狠挨了一记, 疼得直发愣。

那士兵怒了, 当即赤手空拳冲上去, 挥拳就打, 别看姜都亭现在是林奉模样, 但那嚣张的态度一点子也不改。

清秀的面容突然挑唇一笑,露出一个十分不屑的哂笑, 猛地拔身而起。

林奉也习武, 只不过在姜都亭眼中是三脚猫的功夫,姜都亭利用了林奉的优点,轻盈跃起, 一个翻身,猛地从士兵头上翻身而过, “嘭!!”一下直击他的背心。

那士兵被踹的踉跄扑出去, “呸呸呸”的啃了一嘴泥, 蹲在地上不停的啐着。

姜都亭将长戟舞得“呼呼”作响,要知道他的兵器就是长戟,因此耍戟对他来说再简单不过。

那些士兵一看,都有些瞠目结舌,姜都亭将长戟豪爽的扛在肩头上,大马金刀的说:“怎么?不服气?那再来。”

就在此时,士兵们看到了站在营门口的“主公”,吓得都是魂飞魄散,他们这可是聚众打架,而且打得还是主公的相好,决计逃不掉惩罚的。

这些士兵哪知道,一副介胄,站在营门口的高大英俊男子,其实并非他们主公,已经换成了太医令林奉……

林奉睁大了眼睛,一脸“无害”的看着姜都亭,已经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了,木讷在原地。

姜都亭见到“自己”,立刻冲上去,抓住林奉的手,说:“快跟我走。”

于是高大的林奉,就被清秀的姜都亭给拽走了。

两个人进了营帐,姜都亭把帐帘子一掖,确保没人能听见,边低声说:“林奉?”

林奉点了点头,说:“姜都亭?”

姜都亭一看这场面,当即就说:“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林奉说:“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昨日在研究草药,夜里就趴在案几上睡了,今日一起来……竟然在郊区的军营中,还……还变成了你。”

姜都亭的情况也差不多,说:“我昨日回了军营,在校场上饮酒,一醒来就变成了你,这怎么回事,咱们怎么才能换回来?”

林奉说:“我也不清楚,这也太邪门儿了。”

姜都亭说:“现在怎么办?”

林奉说:“我怎么知道。”

两个人一时间相顾无言,都颓然的坐在席上,就这样相对静默了半天。

姜都亭突然咳嗽了一声,说:“他们……平日里都对你这么怠慢的么?”

他们,自然说的是那些士兵们。

林奉看了一眼姜都亭,看到的是自己的模样,还是有些不适应,转过头来没说话。

姜都亭一张清秀的脸有些扭曲,恶狠狠的说:“这些小崽子!背地里都要翻天!”

林奉如今身材高大,面容却十分淡然,仿佛添了一丝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说:“这不是很正常么,我就是个三脚猫功夫之人,还是靠义父的关系,才做到了太医令的人,也没什么令旁人好敬仰的。”

姜都亭一听,一把拉住林奉,说:“我不准你这样说!”

姜都亭态度十分强势,拉着他,虽然身高没有他高大,但微微仰着头,眯着眼目,那清秀的面容竟然显得十分犀利。

林奉一愣,眨了眨眼。

姜都亭见他眨眼,差点被自己纯良无害的模样给雷死,好像被雷劈了一般,外焦里嫩。

不过仔细一看,那眸子中的神态的确是林奉无疑,外强中干,总是带着一丝丝自卑和脆弱。

林奉虽然不说,虽然平日里看起来十分冷静淡漠,但他与姜都亭在一起,其实压力很大,旁人都说姜都亭是战神,是将军,俊美无俦,不可一世。

而林奉终究是那个掩藏在泥流中的一颗沙粒,根本无法与姜都亭比肩,在众人眼里,他们都不合适。

从小失去亲人,寄人篱下,这都让林奉表面看起来坚强,其实十分自卑。

姜都亭看到他眼神闪烁了两下,当即凑上前一些。

林奉不自在的往后搓了搓,于是二人一个往前,一个往后,一直在拉锯。

直到林奉后背撞到了什么,再也不能后退,终于停下来,说:“做什么?”

“嘭!!”

姜都亭双手一伸,直接将林奉壁咚起来,不过此时他是林奉的模样,身材比较纤细,壁咚这个动作对他来说太艰难了,有点勉强。

这么勉强的举动,姜都亭却做得肆意张扬,可谓是“飞扬跋扈”。

林奉此时是姜都亭的模样,这个壁咚对他来说实在太拥挤了,赶紧垂下头来。

姜都亭却不给他这个机会,笑着说:“怎么,我家奉儿害羞了?”

林奉说:“你快让开,太挤了。”

姜都亭挑唇说:“不可,除非奉儿亲亲我。”

林奉心中猛跳,只觉姜都亭这样做也太违和了,毕竟他们二人还在调换中。

姜都亭却十分豪气的说:“快点。”

林奉瞪了他一眼,姜都亭说:“罢了,你不来我来。”

正说话,“哗啦——”一声,有人掀开了帐帘子,大咧咧的说:“主公,我……”

话到这里,来人这才看清楚帐中的情况。

他们的主公,战神姜都亭缩在角落里,受气包一样,气势很弱,而太医令林奉则是大马金刀的壁咚着主公,虽然瘦削了一些,但那壁咚的气势是一点子也不输的。

“啧!”

姜都亭一看到有人走进来,冷声说:“进来不会通报么?”

那士兵吓得赶紧说:“对不住对不住,你们继续,卑将一会子再来!”

说罢立刻调头就跑,姜都亭不耐烦的冷声说:“一会子也别来!”

士兵踉踉跄跄的跑出去,林奉赶紧把人推开,姜都亭虽然会武艺,但是这身体的力气实在不大,被林奉一推,就像一只小鸡仔一样,直接翻了出去。

姜都亭:“……”

林奉赶紧站起来,说:“我……我现在要回医署去了。”

姜都亭拦住他,站在面前,手一伸,仰着头,说:“等等,你回医署,那这里怎么办?”

林奉说:“自是你留在这里。”

姜都亭抱臂说:“可你别忘了,现在你我互换,你是我的模样,你去医署,就相当于姜都亭去了医署,我留下来,就相当于太医坐镇军营,你觉得合适么?”

林奉头疼的说:“但我若替你坐镇军营,我什么也不懂,你就放心么?”

姜都亭:“……”说的也是。

林奉在医署还有问题没处理,而姜都亭的军报,别人也看不了。

姜都亭说:“这样,你先等等我,我安排好了军营的事情,与你一同回到医署,顺便查查咱们到底是什么问题。”

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姜都亭需要把军报都批看一遍,重要的不重要的分堆儿,林奉就无所事事了,他也不会这些,老老实实的坐在一边。

姜都亭这个人,不怎么喜欢看书,有些坐不住,批看了一会儿军报,又不是打仗的事情,都是绿豆的小事儿,渐渐没有耐心。

林奉见他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十分无奈,说:“若是累了,出去走走再看罢。”

姜都亭就不想看,出去走走回来也不想看,他的目光盯在林奉身上,突然眼眸一亮,说:“奉儿,你来,你看看这些文书其实很简单,都不是打仗的事情,你来帮我看看。”

林奉:“……”

姜都亭看了半个时辰文书,剩下文书全都是林奉在看,姜都亭干脆溜出去,自己松松筋骨去了。

林奉一个人在营帐中批看文书,将所有的文书都批看整齐,觉得脖子有些酸,抬头一看,姜都亭竟然不在。

林奉无奈的站起来,掀开帐帘子走出去,准备去寻姜都亭,既然军营的事务已经处理完毕,那应该尽快赶回医署才是。

林奉到处寻不到姜都亭,来到校场,就发现姜都亭竟然半躺在校场上,身边环绕着好多士兵,士兵们端水扇风,有的捶腿,有的捏肩,还有的捧着果子给姜都亭吃。

一个士兵说:“大哥,你的武艺如此出神入化,是怎么练的?”

另外一个士兵说:“大哥!我看我们家主公的武艺,也不一定有你出众啊!”

“就是啊大哥,真人不露相!小弟们是心服口服啊!”

“是啊是啊,大哥,以后大哥常来指点我们啊,小弟们都盼着大哥能来呢。”

林奉:“……”

在林奉批看文书的时候,姜都亭给他招揽了一票儿小弟……

林奉无奈的说:“该走了。”

姜都亭掸了掸身上的土,站起身来,一票儿小弟立刻鞠躬说:“大哥!常来啊!”

姜都亭十分得意,走在林奉后面,说:“怎么样,以后你想什么时候来军营,就什么时候来军营,我的士兵都十足的欢迎你。”

林奉淡淡的说:“不想来。”

姜都亭:“……”

二人处理了军营的事情,便骑马回了玄阳城中,往医署而去。

到了医署门口,正巧遇到了几个女侍医。

如今这个年头,已经有专门为宫中女眷看病的女侍医,她们也会经常出入医署。

那几个女侍医看到林奉和姜都亭,突然叽叽喳喳的交头接耳起来。

“嘻嘻!”

“你们看!”

“啊呀,好羞人呐!”

姜都亭有些奇怪,怎么他们进入医署之后,好像猴儿被围观了一般?

姜都亭顺着那几个女侍医的眼神一看,女侍医们竟然在看自己?

看自己,那不就等于在看林奉?!

姜都亭没有欢心,反而十足生气,心想这几个庸脂俗粉,难道平日里也在打林奉的注意?

林奉的面容不及林让清秀,也没有武公子精致,甚至不必“上了年纪”的段肃先生儒雅,在人堆里就是中偏上的类型。

姜都亭一直以为林奉特别“安全”,哪里知道,其实林奉也很抢手。

林奉就是俗称的禁欲系,平日里不苟言笑,总是板着脸,但是做事儿认真负责,年纪轻轻医术惊人,已经位居太医令,其实医署中很多女侍医都偷偷爱慕林奉,林奉简直是他们心中的偶像男神。

几个女侍医推推搡搡的,果然往这边走来了。

“林大人!”

“您这几天都在研究草药,当真是辛苦了。”

“是啊,好辛苦呢,但也要注意身子呀!”

“千万别累坏了。”

姜都亭:“……”

姜都亭瞬间就被女侍医包围了,而且水泄不通,眼神十分阴霾的盯着那些女侍医。

不过女侍医们没有看出来,把林奉一挤,挤到外围,嘻嘻哈哈的说着:“林大人,我最近身子有些不舒服,你能帮我看一看吗?”

“林大人别听她的,我跟你说,她就是想要跟大人独处,大人可千万别上当!”

“对啊,她就是装的,但是我不同,我害了风寒,最近有气无力,大人你帮我来看看罢!”

“嘻嘻嘻,林大人不说话,难不成是害羞了么?”

姜都亭:“……”

姜都亭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点,马上就要爆炸了,这些女侍医竟然仗着职务之便,跑到这里来勾搭林奉,简直气煞人了!

姜都亭十分阴霾的说:“都给我滚。”

女侍医们吓了一跳,没想到林太医这么“凶残”。

“林……林大人您怎么了?”

“就是,是不是有些不舒服?”

“要不然我们帮你看看罢……”

姜都亭忍无可忍的说:“没人告诉你们,林大人已经有家眷了么?”

姜都亭说着,一把抓住挤在外围的林奉,说:“实在对不住各位,这位就是林大人的家眷,鼎鼎大名的第一战神,请各位以后不要骚扰林大人。”

林奉:“……”

女侍医十分失落,纷纷窃窃私语着:“什么啊,一个武夫。”

“就是,林大人怎么会看上这样的莽夫呢。”

“走罢走罢,说不定过几天林大人腻了,咱们就有机会了。”

姜都亭听见她们的窃窃私语,气的肺都要炸裂了,跳着脚的在背后大喊:“永远都不会腻呢!你们死了这条心罢!!”

女侍医吓得纷纷逃跑,低声说:“啊呀好可怕!”

“林大人好像被邪魅附体了一样。”

“就是啊,不会是这几天研究摄魂草,真的被摄魂了罢?”

女侍医们纷纷逃跑,瞬间鸟兽散尽,一下安静了下来。

姜都亭气愤至极,冷笑说:“我的人也敢肖想?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他说着,看向林奉,哪知道林奉竟看着那些女侍医散尽的方向发呆,瞬间便气的姜都亭脑袋开锅,差点冒烟儿。

姜都亭说:“你还看?难不成还舍不得那些女侍医了?”

“是了!”

姜都亭说完,林奉突然抚掌,口中还惊叹了一声。

姜都亭一听,差点气岔了,捂着自己的肺,说:“林、奉!”

林奉却没听到他说话一样,十分惊喜的说:“摄魂草!一定是那些摄魂草!”

“什……”姜都亭奇怪的说:“什么摄魂草?”不是在说女侍医么?

林奉说:“日前你来的时候,点燃了香炉里的摄魂草,一定是摄魂草的缘故,才让咱们变成了这样。”

原来林奉说的是了,是女侍医提了一句摄魂草,让他恍然大悟。

姜都亭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说原是自己误会了,果然自己对林奉的吸引才是最大的。

林奉赶紧拉着姜都亭,说:“走,医署里还有一些摄魂草,咱们点燃了试试。”

二人赶紧进了房舍,将门一关,落下门栓,林奉将摄魂草点燃起来,然后二人围着香炉,可劲儿的吸吸吸……

姜都亭只觉得吸得头晕脑胀,已经缺氧,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二人支着腮帮子,就这样盯着香炉,一香炉的摄魂草都燃烧干净,却什么也没发生。

姜都亭后来支撑不住,迷迷糊糊躺在席子上便睡着了,林奉则是翻找着药典,趴在案几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阳光从窗户洒进来,姜都亭感觉自己的脖子落枕了,一动都不能动,“嘶——”了一声。

入眼是医署的房舍,姜都亭发现自己趴在案几上,手里“啪!”一声,还掉了一卷医典。

而距离自己不远处,林奉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已经滚出了席子……

林奉?!

姜都亭立刻低头去看自己的手掌,宽大的手掌,不再是之前纤细清秀的手掌。

“林奉!”

姜都亭赶紧跑过去,晃着变回去的林奉,说:“林奉,便回来了!你快醒醒!”

林奉睡得迷迷糊糊,被姜都亭晃醒,还迷茫着,就被姜都亭狠狠的亲了两下。

林奉:“……”

姜都亭说:“你快看,变回来了。”

林奉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查看自己,真的变回来了,激动的说:“真的……真的变回来了……”

二人变回来之后,林奉又开始忙碌,按例去给魏满请脉,每日忙的团团转。

而姜都亭有时候要去军营,有时候要去地方,有时候闲下来林奉又不得闲。

但姜都亭知道,林奉每月都会按例给魏满请脉,于是姜都亭每次都去那里堵着林奉,然后拉着林奉到寝宫偏僻的房舍里,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魏满已经发现了不知道多少次,真是忍无可忍,把姜都亭留下来,找他单谈,说:“姜都亭,寝宫是朕的地盘子,麻烦你做这种事情把人带回去,行么?”

姜都亭一脸平静的说:“不行啊,林太医太忙了,回去就找不到人,身为人主,皇上不能大方一些么?”

魏满被气得都笑了,说:“大方?!你跟朕倒是挺自来熟的,昔日里在朕的主公营帐胡闹,现在在朕的寝宫胡闹,你真是哪儿都不忌讳!”

林奉给魏满请脉之后,姜都亭被留了下来,人主说是有军机要务要与姜都亭商讨,今日林奉没什么事儿,就想等一等他。

林奉站在寝殿外面,林让正好走过来,说:“奉儿,在等姜将军?”

林奉作礼说:“是,义父。”

二人正说话,就见远处有几个姜都亭带来的将领,也在候着,他们看到林奉,遥遥的招手说:“诶,是大哥罢?”

“不知道啊,太远了,看不清楚!”

“我觉得是大哥,穿得就是太医令的官服,错不了!”

几个将领摇着手,朗声喊着:“哎!!大哥——大哥!”

“大哥——是小弟们啊!”

“大哥,好久不见了,大哥都不来找弟弟们啊!”

林让看到这场面,面无表情的挑了挑眉,说:“奉儿什么时候收了姜将军的副手……做小弟?”

林奉尴尬的一笑,说:“这……说来话长了。”

※※※※※※※※※※※※※※※※※※※※

番外到这里也都结束啦~感谢一直追文的小天使们,么么哒~

隔壁《一朝成为死太监》正在日更万字中,欢迎收藏看文!

全完存稿新文《黑驴蹄子专卖店Ⅱ》大约会在10月左右正式开坑,戳进专栏就可看到呦,么么哒~

《奸臣套路深》无错章节将持续在今日文学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今日文学网!

喜欢奸臣套路深请大家收藏:(m.jrwxw.com)奸臣套路深今日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天影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海上无花也怜侬 国民影帝太会撩 掠天记 重生奋斗农村媳 重生之嫡女祸妃 生如戏唱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她又C位出道了 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 有匪 天降我才必有用 天宝伏妖录 抖音之神级宝箱系统 窥光者[末世] 痴缠影后小娇妻 信息全知者 九重神格
经典收藏 奸臣套路深 保卫国师大人 恶汉的懒婆娘 力荐河山 爱我就要说出来(原名咱俩没戏) 宫斗不如当太后 仙魔体师尊篇 原始再来 重生之卫七 被天敌看上了怎么办? 我可能是个大人物 装死拯救不了世界 在下是一条公狗 中华一番 此翡有翠 狐戏红尘 皇婚 戏精穿进苦情剧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没有来生 种子世界
最近更新 深藏不露 小师妹她又凶又靓 老身聊发少年狂 我给女主当继母 宠婢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 渡佛 妖妖不可欺 农门婆婆要修仙 八零年代攀高枝 隔墙梨雪又玲珑 废太子的失业生活 宠妃的演技大赏 混元修真录[重生] 生命的继续 穿成前世的自己 神医弃女 全家穿越到古代 太后的演绎生涯 寂静深处有人家
奸臣套路深 长生千叶 - 奸臣套路深txt下载 - 奸臣套路深最新章节 - 奸臣套路深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